Pinned post

我非常地害怕“我们”,有“我们”在轰鸣的地方我想都不如绕开走。倒不一定就是怕“我们”所指的那很多人,而是怕“我们”这个词,怕它所发散的符咒般的魔力,这魔力能使人昏头昏脑地渴望被它吞噬,像“肯德基家乡鸡”那样整整齐齐都排成一股味儿。我说过我不喜欢“立场”这个词,也是这个意思。“我们”和“立场”很容易演成魔法,强制个人的情感和思想。文革中的行暴者,无不是被这魔法所害——“我们”要坚定地是“我们”, “你们”要尽力变成“我们”, “我们”干吗?当然是对付“他们”。于是沟堑越挖越深,忠心越表越烈,勇猛而至暴行,理性崩塌,信仰沦为一场热病。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お腹いっぱい食べたあげく面白いエルヴェシウスを見て笑うとお腹が痛くて笑うのをやめてしまう。。

Pinned post

时值中元,分享一部我小时候除了林正英系列之外最爱看的喜剧灵异片《魔法阿嬤》,这部是台湾90年代的一部老片子,但在我心目中不输任何一部迪O尼,说的是台北小孩豆豆的父亲出车祸昏迷不醒,妈妈只好把他送到阿嬤家过暑假,影片讲的就是豆豆在阿嬤家的一些奇遇,从一开始的互不熟悉到最后和阿嬤产生了温暖的联结,用阿嬤的眼泪开天眼,骑自行车和大鲸鱼的鬼魂闲逛,超度魂灵,和阿嬤家有灵性的西罗(日语白色,一只白狗)和酷罗(日语黑色,一只黑猫)在村头嬉闹。阿嬤真的超酷的!在村子里呼神喝鬼,预知村里老人的死期为他们准备后事,在我心目中阿嬤是和成龙历险记里的老爹并排最了不起的老人家。我个人听不太懂闽南话,所以全程要看字幕,但是即使听不懂也觉得他们讲话非常好听,像唱歌一样!总之就是完全符合小时候的我对中元奇奇怪怪的印象,看这场电影就像做梦一样,谁不想要一个这么酷的阿嬤!还有送走“看不见的朋友”大鲸那一幕真的绝美感人,小时候看哭好多次,每年中元都会重温,实在是很治愈的一部动画电影,开头配乐和一些细节处理诡异中不失可爱,非常搞笑放松,笑中有泪,温馨的剧情里以很朴实的口吻从孩子的视角描述生和死这件沉重的事,希望大家也喜欢!

Show thread

《临床医学的诞生》真·随手一翻,联想到丁香园自不必多言:

“医生的首要任务具有政治性:与疾病做斗争必须首先与坏政府作斗争。人必须先获得解放,才能得到全面彻底的治疗。

‘谁会站出来向人类公开斥责暴君呢?还有谁会每天深入穷人茅舍和富人豪宅,身处平民和显贵之中,目睹与思考着完全是由暴政和奴役造成的人间苦难?’”

受不了了我明明是想好好活着的但是我不会真的要靠自杀脱离苦海吧。有点想哭,但又蛮好笑。

我有权保持沉默。但我知道有人会说沉默助长某些气焰。但你可能忘了1963年米兰达诉亚利桑那州案(Miranda v. Arizona)。一个人要对另一个人落井下石其实是很容易的。尤其是现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沉默只是为了保护。

闭嘴才能不招惹麻烦来看。可是实际上,闭嘴并不会让人觉得舒服。反倒有害。

感觉已经快被杀死。喜好和人品唔能挂钩啊。拿这种东西拉踩还有人真的觉得正确还是多多少少有点。。

不得不说,在简中网络里待久了时不时就想来毛象躲躲清净。很喜欢这个没什么人多管闲事的半乐土。。

和朋友聊天。聊到现状总有种无力的感觉。yeah,they care about blocking solidarity...但是。唉。那又怎么样呢。个人的。我是说,个人的生活怎么办。

终于把和我聊奇怪色情内容的同事骂了一顿。感觉公司空气都变清新了。

同事男的能不能别和我开微妙的性别地狱玩笑了,真的不舒服。是女的就算了,但你是个有几把的男的。我操

换了网页版果然就顺利许多。应该是我卡了吧()但是回去一看tusky也再次可以发了。。

昨日、食事に出かけたとき。隣のテーブルで二人のおじいさんに会った。
そのうちの一人は、自分が噛むことのできる歯がなくなってしまったと言った。
もう一人は、「あら、まだ歯が二本あるのよ、片方は一本よ」と誇らしげに言った。
私はそれを聞きながら、二人がとてもかわいいと思った。

感觉要捡编程首先需要把我的盲打练起来。。呃。我手机打字还行。电脑根本就是完全完蛋。。。。。。。。

Show older
mstdn.jp

Mastodon日本鯖です. 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Maintained by Sujitech,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