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人間的有趣就是在互無溝通的情況下所思所想所見略同——

在遙遠的大陸之間分別誕生了形狀功能相似的門窗器具。
在遙遠的同類之間分別針對錦衣衛等文娛意象自省警惕。

遙相握手。
陌生人們,信若與卿相見當傾蓋如故,講一句神交已久(即使連神識也罕有相遇,但一觸即勝永恆)。(如果這些網上鄰居不社恐)

《梦华录》还是《贞洁录》?国产剧的厌女叙事究竟还要演多久mp.weixin.qq.com/s/Pg3vPiE2voV

这种通过自我切割来完成自我升级,靠“我和她们不一样”来自证的逻辑,本质而言都是厌女的表现。

因为说到底,在这种逻辑的叙事之下,对弱者的歧视机制仍然完好无损,仍然可以不断进行再生产、再歧视,底层女性被排除、被鄙夷的境遇并没有得到丝毫改善。

你管这个叫立意绝佳的女性叙事?

古代的风尘女子基本都是遭受封建社会和男权迫害的可怜人,同是天涯沦落人,当你好不容易脱离苦海之时,又何必用如此不堪的态度对待那些仍在泥潭里挣扎、无法选择自己出路的女性呢?

赞美一个女性的品质,但否定成就她品质的源头和过往,这种自相矛盾、主动裹脚的人物逻辑,怎么敢去碰瓷关汉卿并自诩女权?

我们无从得知生活在那个年代的赵盼儿会否鄙夷自己的出身,但熟知封建制度迫害威力的现代人,却在清楚地看到每一个底层女子的悲苦底色之后,仍然传递出了“以色事人才叫贱”的价值观念。

表面上是赞扬那些苦练技艺、靠自己本事吃饭的卖艺不卖身的乐妓,颇有现代女性的独立风范,实则是无视底层女性被剥削肉体的痛苦,甚至将这些“贱女人”从女性行列从排除出去,因为她们自甘堕落,不配拥有被人尊重的权利。

在一些古言小说的设定中,女主角即使是海王、采花大盗甚至和离二婚的设定,都还是没有任何性经历。她们聪慧冷静、飒爽果敢、大杀四方,但仿佛各个都患上了只有男主才能治好的亲密接触恐惧症,表面上在写女主的事业线,实际上仍然深陷在为了“处女”而“处女”的情感漩涡中,无法自拔却不自知。

在想象的世界里,男性角色真正做到了纵享人间自由,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但女性角色却被裹上了各种不合逻辑的糟糕意识,看似是宇宙的中心,然而事实上,她们连摆布自己身体的自由都没有。

“女主角是处女”可以作为文艺作品鉴赏偏好的一种,本身并没有任何值得质疑或抨击的地方。我们尊重这种鉴赏偏好,但同时也应该警惕,这种精神上的单向偏好正在通过文艺作品侵蚀着社会意识,冲击着现有的价值和秩序,为原本就走的不算太远的女性解放之路,再度加大了负重前行的砝码。

《梦华录》就像是一出精致却经不起推敲的偶像马戏,逗人一乐也就罢了。其对女性主义的书写仍然停留在让剧中的柳岩将男人丢进水里的阿Q式肤浅精神快感,在真正应该苦下功夫的价值领域——看到底层女性悲苦、跨越身份阶层歌颂女性价值这个核心议题的表现上,《梦华录》远远不如千百年前活在封建社会的古人。让人很难不感慨,现代人要是主动裹起脚来,那可真是谁也不输。

清理追踪链接的bot是哪个忘记了…_(:з」∠)_
话说 bot本身无风险么(平铺直叙询问 非质疑)

悟到,“文学无罪”是相对心智健全的民事行为能力完善的读者群体说的。而主要面向群体是心性未定者的那些作者,不见得能用“文学无罪说”甩脱罪孽。
鄙薄学子赤诚,歌颂帝王将相不易,娇妻软骨男之宠物,特务爪牙位高权重……多少软骨主角潜移默化毒害压迫,养出一波只会哭哭啼啼的年轻小读者。
不是所有人都会自我思考,不是所有人意识到憋屈会反抗,不是所有小朋友心性健全不会不自觉代入主角(被动主受文风行可见一斑,软糯无主见款主角风行更令人如鲠在喉),偶像与声大者本就肩负了鼓励和戳穿的责任,而笔杆子,放在任何时候,软骨喉舌与杀伯仁者都要被戳脊梁骨。

每当此类事件,总有些东西觉得他自个儿出淤泥而不染,和热搜当事人大不同,跳出来叽叽咕咕,称有人要把它拉下去一并打板子,不肯被拉下一同打板子
这会儿冒头的和热搜当事人完全一个品种好吧
嘴贱手贱,一个品种,你只是和它个头不一样,不是品德不一样。

男人应该感谢西方的意识形态,如果不是它们那儿的政治正确不断上街洗脑人类告诉人类不能因为基因决定的不可更改的差异搞种群歧视(肤色性向云云),就边牧和二哈的基因决定的差异,狗都是狗但品种不同就是不同这样显著的生物学差异——没有这些政治正确拦着,生物学和社会学人类学研究者早就得出某品种人类不行的结论了。

杭州金錢豹事件里搜救犬品種不同一堆人喊不行,所以啊,品種不同就是不同,個體差異無增補於種群差異,只是政治正確攔著客觀事實罷了
這天下終究是人格健全性情穩定的種群一臉慈愛地容忍心智不健全的品種存活跳躍,容忍了太久。

克拉克森的农场 观后感:见识了羊群之所以是羊群

现在网路与舆论语境里的“独居女性”一词是性别和政策的双重陷阱
今天看到说什么外卖快递备注商业礼貌用语被等同于独居女性,而后建议不要因为礼貌而暴露的。
好笑,这种语义就是默认“独居女性=软弱可欺”,哪来的调调,骗人不战而屈结婚找男的手段。浑身是弱点软肋空门的卑劣之人尤其卑劣男性更应该护好自己。

从小到大与人打架不论男女从没输过。虽然道德底线很高,人设是天赋型好学生,胳膊白嫩眼镜斯文,大了还爱借柔弱请美人抬饮水机桶(×),但是可能因为有时无法掩饰地不像人(?),被小混混们尊称大姐大鬼见愁=_=(感谢私淑小弟们抬举)。
需要出手的机会不多,说两句就说服了。出名一战大概是众目睽睽师生见证之下,一动不动地坐着把一个老爱校园霸凌的家伙干脱臼,因为一动都没动,纯粹应用“力的作用是相对的”,是对方自己把自己干脱臼,所以我就显得特别正直无辜茫然合理合法(确实茫然又无辜=_=)。
要动脑动手动气势啊。
小姑娘们至少……看大猩猩都会用工具。
再看那些人类社会里犀利的女性拎出单个哪个好打发。

年轻女性还是别被这种“以假装关心妇女的语句实际不停给女性洗脑你是软弱无力的”陷阱洗脑吧,这和理工科谎言一个路数。

为了买七块多的水下了六十几块的单
订单限重、起步金额、运费门槛、实体店限入=呸
为了必需品而塞一堆远多于必需品的垃圾给民众

首页在说梦华录,剧拍摄宣传的时候看角色名单就失去了兴趣
既有故事,等于剧情已经剧透,毫无期待值;宣传痕迹重,可见剧组不聪明且敷衍;新加主要角色,代表它扒在既有作品上改主角改主线改得面目全非连同人OOC都不配称
有本事写原创
而且救风尘拍过,当年是个系列剧,包括任泉的卖油郎,赵盼儿的故事不如看梦萍的赵盼儿和范冰冰的宋引章,梦萍那造型脸若银盘美得很

买衣服先要看是不是可以机洗,那些绵软细腻的虽然穿起来舒服但是太过绑架人工。
当然最好笑的是网文里的服装和现实里的淘宝、商场是割裂的,现在的货架到处都被廉价简陋的聚酯纤维占据。想要挺阔/顺滑/精致的衣服,可能只剩法国定制一条路了呢现代背景网文。 :neko_xd:

境內還有什麼城市的房子值得買。
考慮空氣污染、工業污染、行政服務能力與民風。

当这种玩意儿叠加了美艳娇妻剧情🔪……
可见,凡奴才,必是五毒俱全的,不可能只软骨头作一家之奴才。

Show thread

古装背景尤其穿越文 以君权夺位穷兵四海为主旨的一起滚!

Show thread

娱乐圈文拿“官方”背书当主角际遇一副皇恩浩荡感激涕零以上新闻了上春晚了上央视了上表彰了为自豪点、以官方盖章定论纠纷剧情的都滚!🤮

Show older
mstdn.jp

Mastodon日本鯖です. 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Maintained by Sujitech,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