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生日愿望是希望某些人快点去死🥰

Gen boosted

这两天有一位象友在询问来日务工难度,我简单粗暴地总结成以下公式分享↓(防杠buff:杠我就是你对)
日语好➕英语好➕会编程:无敌,干什么都行
日语好➕英语好:日系外资的咨询,管理,行政等一切非技术岗位
日语好➕会编程:接近无敌,干什么基本都行,进外资可能有点小痛苦因为同事不一定讲日语
英语好➕会编程:只能干码农,运气好进了外资就无敌,除了生活有点不太方便。运气不好进不了倒是不至于找不到工作但是会因为交流障碍很辛苦
日语好:大部分日本人社畜水平,工资一般,工作稳定,按部就班
英语好:没有屁用

抢上了!开心!のんちゃん我来啦🥳

Show thread

才看到今年北影节有「魚の子」,摩拳擦掌中…

下雨天听BY2,似乎又回到了老小区、空调房与缠着耳机的mp3的夏天。

Gen boosted

@acyyyy @board @runrunrun
这是为我量身定做的问题吧!笑死。
2020年下半年开始准备润,尝试申了欧洲一个硕士项目,遭拒。2021年改变策略申请加拿大college,学签遭拒两次。2022年再换策略,准备年底再申请硕士试试看。

现在应该是过去了整整两年吧,一开始因为各方面原因精神状态每况愈下,现在基本靠药物维持稳定。说点好的吧,这期间对自己的了解更深了,想清楚了很多事情,心态确实变了非常多。
最早只是想尝试一下,后来就压力非常大非常痛苦,再后来逐渐学着接受自己,不要求自己做不适合自己的事。(当然现在也还是会痛苦哈哈哈)
同时对很多人事物的看法也变了,可能我挨锤太多了被磨平了棱角,自我感觉是比以前更包容了,减少了很多偏见,也更淡定了(大概)。

虽然没什么成就,但给大家一点来自持续失败者的建议就是:认识你自己。
认识的越彻底越清楚,越有利于你做出成功/合适的决策,同时也能尽量避免因为认知偏差导致的失败,因而精神崩溃。
比如我自己其实客观的身体和精神素质可能都到不了及格的水平,但我总还是要求自己有超出平均标准的表现,那肯定是一种自虐行为,对自己各方面都不太好。

当然每个人性格和经历都不同,但我还是想鼓励大家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如果你认为自己的观点是对的,那就应该stick with it。你的人生只有你自己为其负全责,所以尽量不要被外界的新闻/别人的成功经历和观点/从业者的忽悠影响,他们都不是你生活的重点,你自己才是。(可以直接物理隔离压力源)
希望大家无论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是进行了深入调查和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然后坚定走自己的路吧。

最后想对润之路上的同侪们说:哪怕不断失败,不断受挫,但你要知道你付出的时间和精力,都不会白给,它们可能只是以其他的形式回馈给你了。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成了乃是罕见,失败才是日常。千万不要用自己的短处和别人的长处比较,人和人的差别比人和狗都大,不要给自己增加不必要的心理负担。
润也可以只是一个生活方式,或者一种人生态度,向往自由是人的本能,关爱自己日常的心理卫生状况更重要。Take care!

Gen boosted

#理性反人类#

我早年受的启蒙是,不要用人性之恶去掩盖制度之恶,而应跳出对个体的道德要求,去看结构性因素。我现在会觉得,不要因为制度之恶,而忽视了人性之恶。这二者在中国显然是交叉互构的。

跟我同时代的朋友应该记得歌手丛飞。他靠唱歌捐了300多万,援助183个贫困山区的孩子。2005年他患胃癌,不得不中断资助,却遭到很多受资助者的攻击,质问他为什么说话不算数。丛飞去世之后,他的妻子邢丹在高速公路上被乱石砸死……这是一个典型的社会悲剧结合了命运悲剧的事情。这种事会让人觉得,整个世界的内核就是不公正,不善的。所谓的“人之初性本善”,“苍天饶过谁”,“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完全不是客观的规则,只是人们发明的为了维系社会运转的信念而已。

当然,后来我又看到鲍毓民、刘星那样的人渣不仅活的好好的,还有粉丝后援会,而马姑娘那样坚忍勇敢地与不公搏斗的人,却众叛亲离不断堕入深渊。这些事里,有麻木钝重的系统之恶,但也有赤裸裸的,随机全屏扫射的人性之恶。现实就是,哪怕抽去你党你国你包,你国人的恶还蹲在那里,凝视着你,伺机而动。这就是为什么鲁迅100年前的作品可以无缝应用到今日。

承认制度之恶和人性之恶互相促成,是承认了人的主体性,能降低预期,也能让大家更明白什么是可以改变的(制度之恶),什么是不能改变的。

梦里的恋爱对象已经从横滨流星降级到了太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想要保持稳定的情绪真是一件心有余力不足的事情,不知道剩下的一年还要崩溃多少次。

还是没太懂今天晚上这件事到底有什么多大意义,全是情绪在呼来呼去。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某些中年男人,说话说的好好的(甚至不是辩论)突然就拍桌子朝你吼起来。

想到刚拔了牙嘴里血肉模糊的还得去做操蛋的核酸应付学校,虚报一个得了!

突然就能喝美式且不觉得苦了
有种一夜长大的感觉

拔牙前心理建设:
Fear is the mind killer.
Fear is the mind killer.
Fear is the mind killer.

谁能去告诉野田洋次郎一下求他不要再用电音了

想起小学初中那会靠着互联网红起来的一批早期原创歌手,里面有一个叫本兮的女生,在2016年就突然去世了,公告发的不明不白的,关于死因的口径一直在变,先是意外触电,后是自杀坠楼,最后又有很离谱的传言说没死。每次看到当年一批的男歌手混得风生水起,总会想起她,明明摆脱了过去的工作室,签了更好的公司,她现在理应得到比他们更好的一切,可当时到底经历了什么呢。直到今天,突然想起她的出生,关于新疆,关于回族。也许这个问题就到此结束了。

Gen boosted

王婆下地用枝条笼了盆火,火盆腾着烟放在月英身后。王婆打开她的被子时,看见那一些排泄物淹浸了那座小小的骨盆。五姑姑扶住月英的腰,但是她仍然使人心楚地在呼唤!“唉吆,我的娘!……哎吆疼呀!”

她的腿像两条白色的竹竿平行着伸在前面。她的骨架在炕上正确的坐成一个直角,这完全用线条组成的人形,只有头阔大些,头在身子上仿佛是一个灯笼挂在杆头。

王婆用麦草揩着她的身子,最后用一块湿布为她擦着。五姑姑在背后把她抱起来,当擦臀下时,王婆觉得有小小白色的东西落到手上,会蠕动似的。

借着火盆边的火光去细看,知道那是一些小蛆虫,她知道月英的臀下是腐了,小虫在那里活跃。月英的身体将变成小虫们的洞穴!

王婆问月英:“你的腿觉得有点痛没有?”

月英摇头。王婆用冷水洗她的腿骨,但她没有感觉,整个下体对于那个瘫人像是外接的,是另外的一件物体。当给她一杯水喝的时候,王婆问:“牙怎么绿了?”

终于五姑姑到隔壁借一面镜子来,月英看了镜子,悲痛沁人心魂地她大哭起来。

但面孔上不见一点泪珠,仿佛是猫忽然被碾轧,她难忍的声音,没有温情,她开始低语:“我是个鬼呀!快些死了吧!活埋了我吧!”

萧红
生死场
#随手摘抄

又想起身上长蛆的女人,在无边的恨意中入睡。

Show older
mstdn.jp

Mastodon日本鯖です. 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Maintained by Sujitech,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