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emonEllen 哈,谢谢。我也刚发,昨晚存了没发。那我把我的删了😊

@liliuyu 没关系的,我也是昨晚看到的,今早看到你的消息发出来的。能让更多人知道就可以!

@ilemonEllen @liliuyu 北大是一定一定全力以赴地平稳这个事的。89年就是北大学生最先带头,死的最多的。以上海发生的种种以来,外界没再听到北清的什么动静,这一阵子北京的静态管理,自身和外界噤若寒蝉,这是北大万柳自己已经到了隔离墙程度了,才委屈的受不了了。加上没几天就64了,这种情绪,北大和教育局所有领导都下来,一对一进行“问题解决”的保证,也会把这势头压下的。

@pandas_portrait 稳下来是肯定的,毕竟谁都不想把事情闹大,至于使用什么方法就不得而知了

@pandas_portrait @ilemonEllen @liliuyu 正因为32年前北大是学运先锋,如今才会有这么多的[指望]。。但事件背景是:
第一威权主义以瘟疫为籍口做到了极致。以上海为前车,高压态势只会有过之,北京现在妥妥一个高压锅。
第二北大学生也是00后,出生在一个个人主义精致利己盛行了三十年的国家。如今润学是显学,男女大生都无心恋战。凭什么北大学生就要自损八百在高压锅里发声?

@watermark 事实上我并不觉得这次的示威能改变什么,外界更多的是不理解或者是压根就不知道这回事儿,学生内部也容易产生分歧和动摇。毕竟,上海居民的反抗都没见什么大面积的风浪。只能说,中国政府太了解自己的人民了。

@watermark @ilemonEllen @liliuyu 同意。我回复里也是希望大家不要对这次的北大学生浮想联翩。但更多的是从敏感度角度来说这个事。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stdn.jp

Mastodon日本鯖です. 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Maintained by Sujitech,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