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sted

今天发生了太多没想到的事情,从早上的北京和新疆,再到下午最开始南广的一张白纸,演变成今晚那么多学校的参与和响应,直至上海乌鲁木齐中路人们的呐喊。
2022年11月26日,热泪从中国的最西一直流到中国的最东,很荣幸和大家一起见证了载入史册的一天。
晚安。

boosted

@kantei

转自mp.weixin.qq.com/s/V27LXgqyg9S

一些经验給同学们。

这些内容我不能放在正文里,但这是我这些年的经验。请大家转发给需要的人看见:

先说最重要的一个,如果有一天你们被迫的得做笔录,请记住,不要害怕!!大人们在你们的身后

你一定要要求对方全程录音、录像。这是你的权利。如果对方没有录音、录像,你可以不回答任何问题。

一定要确认录音、录像开启之后,再回答问题。

与此同时,小心陷阱,学会说:“没有”“不存在”“不是你说的那样的”。该否认的问题,请你从始至终一直否认下去。不要被扣帽子。

不要提及身边人。要多说:“不知道。”所有互联网上的消息你都“不知道”、“没听说”。

千万不要说谎,你要坚持真相。不能造谣,也不能传谣。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请你记住,你跟别的所有人都不熟,这很重要,你们可以是室友,是同学,但也仅此而已。

boosted

@board
墙内流传的帖子,已被审查。有防身和破障需求可以考虑选择消防斧

boosted

想提醒在上街地区以外的同胞们,网评员已经组织好行动了,为还在墙内发声的各位提个醒:一是如果看见有人冲进你的评论区讲“现在的问题就是情绪问题,有什么诉求你们倒是提出来”,请不要理会。这些都是舆论到这一步的统一话术,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们陷入对方的逻辑去进行无意义的争辩!最终被那些爱国蛆们挂出来佐证“这一切都有背后的阴谋”。二是如果对微博的内容进行转发,看见一些奇怪的三无死号给你点赞,这有可能就是他们在对“问题账号与内容”进行标记,这一点没有提防方法,还请注意。

boosted

这世上既有混在集体中平庸的恶
也一定有当我们所有人站在一起时才会滋生的勇气与正义

boosted
boosted
boosted

质疑抗争意义的人,经常会忽略一个重要的问题:“抗争过”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很有意义的。比如四月的上海,乖乖关了几十天之后上头突然说,这可是是你们自愿的,你哪个眼睛看见我出文件不让出门了?所以这次北京人学乖了,封控第一天就冲到居委会要看红头文件——能不能解封的再说,好歹我得封个明白对吧?不然事后你又说是业主自愿的,我们得多窝囊?所以你看,单纯是“事情不能不明不白”这一点,就已经足够构成抗争的理由了。而只要抗争确实发生过,就一定会有后续的影响。

boosted

89年五月三十日,北京八所院校二十多位学生在央美仅用四天赶制而成高约十米的民主女神雕像,在天安门城楼南300米处拼装完成,与门洞上方的毛泽东肖像对望。6月4日当天凌晨五点,被前来清场驱赶请愿人员的解放军戒严部队推倒。

boosted

不要祝勇敢者平安了,要多多发声、多行动,用肉身保护勇敢者的平安,在勇敢者孤立无援的时候帮着吼一嗓子,搭一把手。我不祝勇敢者平安,因为行动前她/他们就知道自己要面临的危险,也因为平安不是祝愿出来的。我希望勇敢者真的设想好最坏的结局,再由众人一起帮忙让她/他不至于滑向这种结局。如果一定要付出什么作为代价才能结束这荒谬的一切,那需要付出的一定不是祝福。

boosted

@Leeing 贵州27人的惨剧没有一个人被判刑,普通的两个货车司机因为瞒报阳性就被判4年监禁,《独裁者手册》里说当权者的第一目标就是维护统治,奈何中国无选举无自由。 baijiahao.baidu.com/s?id=17498

boosted

每次看到老中人惯用的威胁大学生说如果不乖乖听话未来就毁了的话术 都觉得很好笑
大学生已经没有未来了 最该出去玩看看外面世界恋爱交友感受自然的年纪关在学校里坐牢 毕业也找不到工作只能滚回家考公考研 你觉得这是疫情带来的未来还是封控带来的?到底是谁害的?

boosted

对政府来说,最麻烦的还不是乌鲁木齐的抗议,而是全国多点散发的抗议。
中国民众似乎一夜之间发现,对系统性的不公平,起来抗议是有点作用的,虽然不能改变政府权力结构,但是基层公务员和民警,作为政府意志的执行者,其实完全没有那么可怕,你急了他也害怕。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闹了就可以让自己喘口气,好受一点。
只要‘抗议=管用’这个等式慢慢建立在中国人心中,那么社会运动,就有了最基础的土壤。
我当然不是盼着一下子就推翻政府,但我认为这也算一种培训公民,建立公民社会的一小步。
我们一起加油。

Show thread
boosted

共产党畏惧人们哀悼是有原因的,因为上一个足以动摇他们统治的群体运动就发生在悼念和葬礼上,这次的群体运动也类似,往前到郑州暴雨,四十九中,李文亮,悲后面跟着就是愤,愤后面跟着质问,而质问得不到回答往往带来反抗。我听过一句话,葬礼都是为了活人而办的,死人已死,哪能看到眼泪和听到悼词呢,不能安息的是活人,是午夜梦醒的不明白。

boosted

我不知道能不能改变什么,但我试过一次不服从后,觉得真她妈得爽。反抗的感觉太好了。我喜欢这种真实表达自己不满的感觉。

boosted

看美国的视频下面留言,为什么他们这么幸福?
答:
他们手里有选票,家里有枪和城堡法。
你有啥,绿码和行程卡。

然后我的抖音就评论不了了,跟我说评论太频繁,稍等一会'

boosted
boosted

再也别轻视00后的这些年轻人了,他们做了我们这些80后从未能做到的事。
全国各地的大学生们都好勇敢,他们值得更美好的未来。

boosted

彭载舟先生的口号遍布全国,这就是意义。

boosted

维稳系统之所以很容易唬住守法公民,恰是因为他们并不是坏蛋,很多跟强力部门打交道的入门级原则都不知道。比如“坦白从宽牢底坐穿”这个江湖智慧,用比较专业的概念来说,叫“零口供”原则——你要想办我,请自己找证据,从我这里是不会给你任何信息的,问就是“不记得了/被盗号了/手机丢了”。不要以为这只适合法治国家,在专制国家也同样有效。因为体制内的任何系统都要走流程,都必须考虑办案成本。你越是不配合,对方的成本就越高,就得考虑还要不要继续下去的问题。是的,技术手段可以获得很多证据,真要办你没有办不下来的。然而问题是,你没那么重要,没几个人有那么重要。维稳经费再多,也得分个轻重缓急。

Show older
mstdn.jp

Mastodon日本鯖です. 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Maintained by Sujitech,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