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已经两天晚上做梦被我导师气到半死想抬手揍他然后手砸在床边栏杆上

天就是塌下来了也等到两天以后再说

导,你给我专业课打96分,我自从上大学就没拿过这么高分,是不是太夸张了点,你这样我吐槽你都吐槽得很没底气

现在对我导师的鄙视已经上升到他每一句对我说的话都是在找骂的程度。他的存在意义就是找骂。怎么会这么失败,怎么会这样。

@dating @friend

征友贴

征:上海地区且愿意线下一起吃饭一起玩,有共同话题的女性朋友

我:已工作女性,同人女,cp是催眠麦克风的踯躅森卢笙x白胶木簓不拆不逆,偶尔写文,单身,性取向女;总体来说很好相处,是愉快的倾听者。
我喜欢玩galgame,最近在打毒电波和风花雪月(风花雪月),喜欢凛子,喜欢海猫/蝉/素晴日,喜欢看字所以动画很少看,喜欢flcl/eva/灵能百分百,特摄喜欢龙骑,电影喜欢大卫林奇,最近看了赤纹有可能看鬼事
其余的可以翻我主页

玩:逛公园,看展览,去岩馆,做diy……之类之类的,线下共同活动产生的所有费用AA

看了以上对人家有兴趣的请找人家玩~
🥺想要被转发

上海集装箱隔离日记 00

记录一下这场无妄之灾。

上周天路过楼下,发现某商场整层被封了。

7月12号早晨接到疾控电话说我是密接,因为7月7日在商场吃过饭,店员是感染者,我需要集中隔离7天,会有人来接。

工作要求要24小时核酸,我的检测结果一直是阴性。此时离7号也已经隔了5天了,如果7天是窗口期,那么在家自我管理2天就结束了,询问可行性后被告知“不是你这么算的”,必须7天集中隔离,如果期间我随意活动,也要承担相应责任。

我只有回家等隔离转运,等了一天不见人来接,晚上我问街道,街道说没有我的信息,今天运走的人太多了,让我打电话再问下疾控。

有朋友也在这天被隔离了,先是被拉着到全城晃,不知道去哪里,司机接了个电话之后把他们送到了全季酒店。

我以为我也会去酒店,结果去的地方甚至不能洗澡。

我瘫在舍友的钓鱼椅上四仰八叉像条死鱼,面前摆着我从工作室打包带回来的半成品和红笔但我一整天都没碰,这一整天我躺在床上不起来,看剧,傻笑,听歌,做白日梦,晚饭我喝了杯奶茶,我现在盯着舍友书桌前那幅浮世绘,我还记得她把它淘来的那一天,画里的女人斜着眼笑,一只眼睛在看我,另一只眼睛没在看我

不知道有没有感兴趣的象友但是……我有法语艺术杂志Connaissance des Arts的两年订阅,里面有很多巴黎/法国其他地区/国际艺术资讯和一些艺术史相关。昨天刚收到新一期突然觉得只有我一个人看怪可惜的(?),于是来丢个2022年1月到6月期的电子版下载链接🔗 (有效期七天):

链接: pan.baidu.com/s/1hI5b8Ez9-r7Sc
提取码: uig0

#长毛象资源分享

跑到毛象上嚎: 帕蝙实在是长得太秀气了,这版蝙蝠衣也设计得好,耳朵尖尖露下颌还有立领,怎么会有这么pretty的蝙蝠侠

我笑得想死,时隔多年欧美迷妹们还是关注起了咚,只不过这次的对象变成了罗帕……

十万经费呢!你自己整吧!导师!我干不来这活儿。

大师姐:我给你带了见面礼
我导:好吃的吗?
大师姐(掏出一摞从学校各处搜刮的做版必备报纸)

说句冒犯乌克兰人也冒犯中国人的,我觉得Nikita 妈妈的难民生活比我有奔头多了。她在保加利亚落了脚,人生还要过下去,满脑子想法,基辅的家暂时抛在脑后,崭新的篇章打开,作为医生想到做点自制护肤品生意,我这边监管在家,跟nikita视屏会议帮他在淘宝上看分装包装瓶,准备帮他妈采购。长春已经封城第八天,做了5轮核酸,我们小区还是封闭管理,刚刚通知明天0点起全城交通管制。11号我的俩快递已经在家门口快递点,现在返回了深圳,咖啡也快没了,外卖全是休息中。一汽都全线停产5天了,只有长春人知道这是什么概念。

一些小院东百人对话记录
大哥:走了裴老师
我导:奥,嘎蛤去呀?

Show older
mstdn.jp

Mastodon日本鯖です. 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Maintained by Sujitech, L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