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到底有多幻想自己去做“落后原始种族”的救世主?

Nueve boosted

没看过沙丘但是久闻大名,因为

白人对异域文化的想象就是一群人满口阿拉伯语喊吉哈德吗

白人,认真的吗

Nueve boosted

这个瓜我个人的想法是,Dorland和Larson的戏都好多啊。。。都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但是Larson的行为,我觉得就是洗稿。洗稿是很难在法律意义上被鉴定是抄袭的。但是就是很讨厌,你也没办法。

Dorland捐肾这事,不管她是出于什么心理,人家确实实打实的捐了一个肾,并因此救了一个人。
Larson把这种行为定义为“白人伪善矫情的自我感动”也太过武断了。

这个事还引申出来一个讨论就是,在美国,人人都会玩身份牌。那么在美国,种族和阶层,到底哪个更能代表自己的身份。

Show thread
Nueve boosted

我在NYT上读完了讲Dorland和Larson争论的那篇长文,回到wb,发现几乎是一边倒地支持Dorland,大家都下意识代入捐了肾还被奚落的Dorland。

我支持论迹不论心,Dorland捐肾确实是使社会受益的事。Larson把这件事改一改写成小说,从春桃的角度冷冷地看Rose陶醉在自己white saviour的叙事中,这也不是“错”的。文学从现实中汲取灵感,然后偏移,放大,切割。Larson笔下的Rose不是Dorland,而是她恨过的所有使她意识到自己是弱势少数的人。

至于很多人都指责的Larson和她的作家朋友互通的“恶毒揣测Dorland的”邮件……有些内容说不上恶毒,就是一种揭露。如果一个人真的是无私捐肾,ta不会去在fb上搞什么私人作家群组还做捐肾大使的。她并不如自己宣称的那样selfless。还有一点,推上也有人说了:Anyone who is big mad at the catty texts can throw the first stone.

从这件事里我观察到的是很多人不能接受一个好行为没有全然善的企图。Dorland捐肾后的宣传行为,她写给受赠人的信,确实能被解读出一种自恋或虚伪。但哪怕这种解读是真的——Dorland的意图中有利己的部分,哪怕她真的有享受过一秒自己是救世主的感觉,那又如何?她的行为结果是善的。这就够了。这种分析也可以被用到Larson身上。关键就在这儿:能不能接受意图和行为并不全然一致。一个好行为,它的意图可能没那么纯粹。一个恶行为,它可能有好意图。

Nueve boosted

另外,阶层和种族哪个重要,我觉得就是阶层。种族问题说到底,也不过是阶层问题。因为种族问题也大都让某种族的人因种族而遭受阶层之苦。种族是理由,结果还是落在阶层。

Show thread
Nueve boosted

一个关于种族、阶层、创作艺术和身体的长故事。里面要素实在太多。

目前我的感想是,人太可怕。

比法律、比道德、比社会阶层都可怕。因为宏观的不公现状虽然也在改变,但一定时间内总有定势,就像法律条款,再多也有看完的一天。

但人的可怕在于灵活机变、随心而转、不留痕迹。

总而言之,太心疼那个捐了肾、还被他人偷了故事、同时还被污蔑成“圣母”的穷白人作家了。

微博上的转述在这里,我也是看了这篇才知道:m.weibo.cn/1597482387/46925790
原文这里:
Who Is the Bad Art Friend?
google.com/amp/s/www.nytimes.c

Nueve boosted

2021 年

美国:政治正确前你居然讲科学
中国:大是大非前你居然讲科学

可是中国的确没有在帝国主义殖民扩张的时候吃到红利,相反还是利益受损方,同时现代这些站在道德高地上的国家都是殖民统治的收益方,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m.cmx.im/@eibon/10709328827810

现在拜登也变成推特治国了吗?每天在推特上发几条加税!基建!保护中产!就能成事吗?如果可以,川普早就统一地球了。

对斯嘉丽演草薙素子这件事不问不言甚至还喜闻乐见的亚裔(海华),这时候还对白人搞blackface这套义愤填膺,也是让人挺不懂的,川粉喜欢只和白人站一起,另一边只喜欢和黑人站一起?

Nueve boosted

学到了一个新歇后语:
秦始皇摸电门——赢麻了

Nueve boosted
Nueve boosted

以下言论可能导致部分fedi用户反感。 

经过思考之后,我认为本站最初 “禁止分享到墙内平台” 的规定是一个错误。

错误在于,身处一个言论相对自由的环境,试图与国内网络划清界限是一种傲慢。我们来到fediverse,是本着对开放、自由互联网的憧憬,是因为我们不想让网络巨头掠夺我们的数据,是因为我们要摆脱信息茧房。而我们实际上在做什么?

十个实例八个封闭,“禁止转出长毛象”的tag到处都是,屏蔽这,过滤那 ... 说实话,除了敢骂共产党之外,我真不觉得这里和微博有什么区别。

这么说吧,如果非要以“粪坑”代指某些平台的话,我的观点是,但凡有人类的地方,就是粪坑。我们来fedi不是为了摆脱粪坑,而是为了找一个自由开放的粪坑。

如果你竭尽全力与墙内的平台划清界限,那么你比搭墙的人更过分:墙内的人们没得选,墙外的你有得选。

我没资格慷他人之慨,这只是我对自己实例的反思。很多人与国内网络划清界限是为了自我保护,咱没资格说三道四。

btw,我认为任何一个实例都不应该超过100人。
Nueve boosted

#UnpopularOpinionGenerator
渣浪不值得,但说fedi因为机制上反KOL反广场社交所以生态好,就也给人感觉挺傲慢的。
任何社群都是靠人维护的。没有社群中多数个体对一些理念层面共识的努力维系,设计得再好的机制也运行不下去。

Nueve boosted

新加坡mRNA疫苗接种率都快到80%了,每天新冠死亡都只有个位数甚至1个2个,怎么也不能叫做防疫躺平了吧?还是其实默认中国的防疫方式最优秀?

Nueve boosted

@wxyz 我来repo了, 从国内到美国东岸刚刚好七天寄达, 是很惊人的速度了。凭我对美国物价的了解, 如果这些东西美国有得卖的话, 肯定是超过7刀(我买的价格), 但如果从质量来看, 国内肯定是有更精致的产品的。总结来说, 就是这些东西确实值7刀, 但也不能再多了, 绝对不值得为它们付运费, 所以可以等免邮的时候薅一波

Nueve boosted

@wxyz 会被认为是中二病

毕竟已经21世纪了!!!

Nueve boosted

什么是“全球化”:
一个中国人在德国亚马逊买了一个英国牌音箱,苦等8天到货打开一看发现made in china。
什么是“内循环”:
一个中国人在祖国网站买同款音箱的国行价格是2k5,海淘价格含税是1k6。

Nueve boosted

@pancakemachine 所以还是要选个和自己理念合适的站,要不然还是自建站更好 :neko_smirk:

Show older
mstdn.jp

Mastodon日本鯖です. 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Maintained by Sujitech, LLC)